跨境零售进口累计交易额率先突破1000亿元 千亿首城为什么是宁波

发布时间:2021-11-17 09:11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 宁波日报

宁波跨境数据监控中心实时弹出的数据截图。

上午8时,伴着港口嘈杂的车流声,宁兴优贝仓储基地开始了一天的忙碌。“刚刚过去的这个‘双十一’,我们完成了发货单量496万单,总货值1亿元,动用的仓库作业人数将近1万人次。”基地负责人乐高峰说。

这在几年前几乎是不可想象的。2014年,这家宁波本土企业第一次涉足“双十一”跨境进口,发货单量只有1万单,货值不过200多万元。

这样的发展路径,亦是宁波跨境电商零售进口成长的缩影。自2013年11月27日放行第一个跨境电商进口包裹以来,截至今年11月11日下午4时20分,宁波跨境零售进口累计交易额突破1000亿元。至此,宁波成为全国首个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千亿级城市。

那么问题来了:当前,全国跨境电商综试区多达105个,跨境电商零售进口试点范围更是扩大至所有自贸试验区、跨境电商综试区、综合保税区、进口贸易促进创新示范区及保税物流中心(B型)所在城市(及区域),千亿首城,为什么是宁波?

起步:

纸尿裤的奇迹

如今,提起宁波的跨境电商进口业务,新闻画面中常见的是:巨型跨境监管仓库内,满满当当陈列着来自全球的跨境商品,上万名工作人员紧张有序地分拣、装箱、打包、贴制面单、扫单;仓库外,上千辆物流货车排成长队,翘首以待……

然而,回到故事刚开始的地方,这宏大叙事的“第一桶金”或许会令不少人大吃一惊。“一直到2016年,占据宁波跨境电商零售进口半壁江山的,都是同一款产品——纸尿裤!”宁波商务局跨境中心主任陈洁笑道。

2012年12月,宁波与杭州、上海、郑州、重庆一道,获准成为全国首批5个跨境贸易电子商务服务试点城市。2013年11月,依托海关特殊监管区域(场所)的跨境电商网购保税进口业务在宁波保税区正式运行,宁波跨境电商进口业务试点实单运作。

彼时,试点城市已扩容至16家。随着跨境电商进口业务的发展,不少试点城市已经逐渐形成各自的特色。比如郑州主攻进口美妆,广州侧重于保健品、奶粉,宁波则是纸尿裤一枝独秀。

“宁波海运发达,而纸尿裤类商品体积较大,非常适合集装箱运输。同时,宁波离纸尿裤的主要产地日本、韩国近,企业出于运输成本考虑,基本都从宁波舟山港进口纸尿裤。”宁波海关相关负责人介绍,进口商从宁波进口纸尿裤后,依托网络销售平台和便捷高效的物流网络,可以快速将商品送到消费者手中。

“另一方面,当时海淘的第一刚需是母婴用品,但由于之前国内没有跨境电商试点,国人在购买母婴用品时形成很多痛点:海淘运输纠纷多、代购假货频出、国内正品价格过高等。随着试点城市进一步铺开,这一问题有了解决的途径,众多企业因此纷纷上马,布局宁波。”陈洁回忆。与此同时,国内的大型电商也看中了宁波的区位优势,纷纷在宁波设置物流仓库专营进口纸尿裤,如当时的聚美优品、唯品会均将宁波作为全国的纸尿裤发货地。

更有意思的是,根据《读卖新闻》报道,由于中国巨大的消费需求,日本花王的产地之一——日本山形县因向中国大量出口纸尿裤,2014年其港口集装箱吞吐量创下历史新高,包括纸尿裤在内的日用品出口集装箱为4134个,与2013年的38个相比增长近108倍。

丫丫趣购那时是宁波本土跨境电商领域销量最大的一家企业,该企业负责人对纸尿裤奇迹赞不绝口,“平时销量在2000包左右,营业额20多万元,2014年‘双十一’那天卖出10万多包。”

“千亿”之后,宁波期待再创辉煌。(黄亚珥 摄)

推进:

“宁波模式”频出

纸尿裤奇迹的背后,一个共识开始在宁波快速形成——跨境电商用户不只是想买便宜的东西,更想买好的正品,这才是消费者对跨境电商最本质的追求。

于是,监管部门开创性地推出了以“入区检疫、区内监管、出区核查、后续监督”4个主要监管环节为特征的“宁波模式”,建立源头可追溯、过程可控制、流向可追踪的闭环检验检疫监管体系。利用宁波保税区“境内关外”政策,对进口纸尿裤等高风险产品做第三方检测。在销售过程中,相关部门还会扮作“神秘买家”,购买跨境进口商品并送实验室检测,一旦发现问题,将责令电商启动召回制度。

进口商品防伪溯源,更是发挥了宁波所长。

早在2010年,宁波保税区就通过信息化手段获取商品入境前质量信息数据,引入ILD底纹和防伪涂层技术,推出了一件一码、一批一码、订单溯源码、监管码、结合码等“1+N”进口商品“防伪溯源二维码”模式,逐步建成集进口葡萄酒、婴幼儿乳粉、冷链食品、水果、化妆品等重点品类于一体的商品信息追溯、实时智能监控的智慧监管体系,实现进口商品“源头可追溯、数据可集成、信用可查询、品质有保证”,为商品风险监控提供快速有效的依据。

“检、溯、控”流程体系完整,商品信息全程透明。

2016年1月,国务院常务会议决定,在宁波、上海等12个城市设立第二批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用新模式为外贸发展提供新支撑。自此,借力跨境电商先行试点城市的经验积累,以及对跨境电商高增速的强烈预期,综试区的落户进一步揭开了宁波跨境电商发展阳光化、规范化的序章。

“一般来说,综合试验区的改革可以分为‘线上交易自由’与‘线下综合服务’,总的目标就是围绕实现跨境电子商务自由化、便利化、规范化发展。”市商务局副局长陈利珍表示,在这样一个指挥棒下,传统的外贸监管方式会被改进,海关、国检、税务、外管、电商、物流、银行等数据会在平台上交换。

一盘大棋全面布局:市政府主要领导“挂帅”中国(宁波)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建设领导小组,关、检、汇、税干部集中挂职办公机制建立;《中国(宁波)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实施方案》《中国(宁波)跨境电子商务综合试验区建设任务分解方案(2016~2018)》以及2016、2017、2018、2019年《重点任务分工方案》相继出炉;全市各地、各部门均建立了跨境电商工作“一把手”负责制。

2018年,在全市118个省级以上改革试点中,宁波跨境电商综试区建设被第三方机构评为8个成效突出项目之一。宁波跨境电商综试区制度创新清单58条措施,其中39条被商务部等14部委综合融入《关于复制推广跨境电商综试区探索形成的成熟经验做法》,面向全国复制推广。

同年6月,宁波跨境进口业务跃居全国首位;2018年11月,宁波率先成为全国跨境进口累计销售突破百亿美元大关的城市。此后,这个“第一”便无人撼动。

宁兴优贝跨境贸易仓作业场景。(黄亚珥 摄)

集聚:

链式发展

今年的进博会上,“三朝元老”、宁兴优贝总经理施晨佳第一次没有出现在“四叶草”,而是现身韩国首尔,与韩国三养集团签约,携手成立三养食品中国公司。两天后,宁兴优贝在进博会上宣布,与三养集团签下13亿元的进口大单,预计1年内完成。

自从2019年宁兴优贝拿下韩国三养火鸡面中国总代理权后,当年仅该款产品的对华出口额就占到韩国泡面对华出口总额的80%。几年来,三养火鸡面年均复合增长率超过50%。在施晨佳看来,正是宁波跨境进口的实力,为一个持续扩大的中国市场打开了更大的想象空间。

“我们并不是宁波跨境进口领域第一批‘吃螃蟹’的人,硬要算的话,应该是第五批、第六批,但也算很前面的。”施晨佳感慨,那时候,由于跨境电商政策并不完善,企业一遇到新的问题只能到处找人研究,“我们当时就先后找过工商、海关、国税、外管,然后这些部门的相关负责人会认真跟我们一起探讨解决。”

施晨佳娓娓道来:比如,对于商品的进口和监管方式,宁波海关会和企业坐下来共同探讨,积极摸索,先行先试;采购需要用到海外的公司,但是很多资金是在国内的,所以会跟外管局讨论跨境电商应该怎么把资金支付到海外去才符合国家要求;再比如,很多海外商品是海淘代购的,符合国外标准,但要怎样才能符合工商要求……

一个个问题抛出,一条条解法落地。宁波跨境综试区也因此探索出多个全国首个,例如:为推进贸易便利化和跨境进口监管创新,宁波保税区打造了全国首个跨境电商商品质量检测无费区,建立健全国内规模最大的跨境电商商品防伪溯源体系,推动创建全国首个跨境电商知名品牌示范区,着力打造跨境电商最优生态圈……

几年下来,宁波跨境电商进口“吃螃蟹”的名单也越来越长。曾经占据宁波跨境进口C位的纸尿裤,如今早已被化妆品、保健品、进口食品所取代;曾经带回国的“意向订单”,一点点转化成实实在在的市场销售。在宁波,阿里“天宫”系列大仓、考拉海购仓、富邦跨境仓等共同构成了全国最大跨境进口仓储体系。

站在千亿的节点,施晨佳下一步的目标已经很明确——既要与老朋友相会,又要和新的合作伙伴握上手。“要读懂国家政策,顺势而为,要积极参与很多新的模式创新,然后稳扎稳打地做,积极拓展新的品牌和业务。”

“千亿”之后,太阳每天都是新的。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