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动态>民生关注

大数据绘出甬城“居住画像”

发布时间:2021-11-29 09:53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 宁波晚报

在城镇化飞速推进的今天,越来越多人怀着对美好生活的追求,纷纷涌入能级更高的城市,寻找安居乐业的家园。

近日,贝壳研究院发布《2021年新一线城市居住报告》,从置业特征、居住竞争力等角度出发,勾勒出全国35座重点城市的居住画像,其中就包括作为“新一线”城市的宁波。那么,在宁波买房置业的是怎样一群人?宁波的居住品质、居住便利度在全国是什么水平?

宁波买新房人群平均37.5岁

在宁波要奋斗多久,才能实现买房的梦想?从年龄结构看,宁波购置二手房的客群平均年龄为36岁,在全国35个重点城市中,和珠海、南昌、贵阳并列排在第13位;而购置新房的客群平均年龄为37.5岁,仅次于珠海、北京、深圳。

购新房年龄偏高说明了什么?对于“北上深”来说,受限于房价压力,购房者往往得掏空“6个钱包”才能“上车”成功,从而抬高了置业年龄;对于珠海而言,得益于粤港澳大湾区“后花园”的地利,它吸引的购房者多为奔着旅游、投资来的外地客群,经济实力较强、年龄相对偏长。

至于宁波,它的房价收入比,无疑较“北上广深杭”有更大优势,故无法简单地用“居住负担重”,解释购新房者偏高的年龄层。另一个值得注意的细节,或许更能说明原因——

宁波和杭州、成都、西安一样,是“新一线”城市中为数不多的、购买新房的平均年龄超过二手房的成员。根据报告分析,拥有这一特征的城市,大概率已进入存量房市场,刚需群体的买卖交易以二手房为主,而愿意购买新房的,有不少是想置换“改善房”的人群,自然年龄层偏高。

相比之下,其他“新一线”城市和二线城市的表现恰恰相反,买新房的多为刚需群体,二手房多为置换用,甚至一些城市还出台政策,鼓励青年买房落户。武汉的“大学生八折购房”曾轰动一时,沈阳也在为“留下来”的高校毕业生,提供最高7万元的购房补贴,让买新房的群体更年轻。

近半数宁波购房者来自省外

报告还专门给出“移民指数”的概念,衡量全国35座重点城市购房交易量中,本地消费者所占的比重。移民指数越高,说明外地购房交易的占比越高,从侧面反映一座城市吸引市外人口安居乐业、投资置业的吸引力。

数据显示,深圳、珠海、东莞等粤港澳大湾区城市,是典型的“移民城市”,郑州、苏州、厦门紧随其后。其中,深圳和珠海的购房者,有超过70%来自广东省外的大江南北,而以郑州、合肥、太原、哈尔滨为代表的内陆省会城市,10个买房者中有9个是“省内老铁”,虹吸效应明显。

宁波的移民指数,在纳入统计的35座城市中排名第22位,和青岛、沈阳、济南旗鼓相当,说明宁波的本地人购房比例,在“新一线”城市中并不算少。

要是把“参照系”从本地客源换成省内客源,宁波购房者的“人群画像”则更为清晰。报告显示,宁波的购房者中,省内客源的购房占比为51.94%,反过来也说明宁波的购房者有将近一半来自省外,省外客源占比在全国35座重点城市中排在第9位。

宁波对省外购房者的辐射力,和它的人口吸引力相得益彰。去年,浙江省的1618.6万名省外流入人口中,就有约314万人来到宁波,即宁波每3名常住人口就有1人来自省外。在这座开放包容的城市,大量新宁波人正成为买房置业的生力军。

不过,省外和市内客源“双高”的局面,也说明宁波对浙江其他城市购房客的吸引力有待提升——和杭州相比,宁波的省外购房客源占比,只差了3.04个百分点,但移民指数却落后了13个位次。可见既是省会,又是旅游城市、数字经济大市的杭州,仍是集聚省内购房者的高地。

报告指出,在影响消费者异地购房的因素中,房价并非是最主要的因素,而就业学习机会、生活宜居、城市更加包容等因素,占据的权重更高。因此,宁波在这些方面仍有提升的空间。

居住竞争力位于全国第二梯队

此外,报告围绕一座城市的居住成本、居住品质、生活便利度、人居环境等因素,给出全国35座重点城市的居住竞争力排名。宁波以69.54分的得分排名第18位,和同为沿海城市的烟台、大连排名接近,处于全国第二梯队。

居住成本和居住品质,无疑是宁波的“加分项”。报告综合家庭房价收入比、房租收入比等数据,统计出全国上百座城市的“居住负担指数”。宁波的这项数据,在“新一线”城市中保持最低水准,还比不少二三线城市更有优势,排在全国第39位。

宁波不仅有着低于同类城市的居住成本,其居住品质指数也遥遥领先,在全国仅次于深圳、东莞、福州。所谓的“居住品质指数”,综合考虑了小区楼龄、容积率、绿化率、物业水平,说明宁波楼盘的“硬件条件”从全国来看相当不错。

不过,宁波的居住便利指数就没那么乐观了,排在全国第28位。这一指标采集小区周边1公里的学校、医院、公园、地铁站、商超等分布情况,衡量居民“衣食住行”的便利度。相对于拥有完善社区规划配置、多维交通运输网络、丰富娱乐设施的深圳,宁波还有较大的提升空间。

目前,宁波轨道交通800米覆盖通勤比重仅9%,在“新一线”城市中排在末位,即公共交通对职住空间的支撑还不够高;宁波仅拥有14所高校和9家三甲医院,医疗和教育的短板尚需补齐;宁波还需要更多元、更丰富的休闲文化场所,满足居民对美好生活的需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