象山朱漆描金盘

发布时间:2021-04-28 09:51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 中国宁波网

多年前,象山竹根雕大师兼收藏家张德和先生送过我一只清代朱漆描金盘子。该盘高8厘米,宽15厘米,朱漆底子,高足、花口,盘子中间描金绘有一枝斜梅,右上方题诗句:为有暗香来。梅枝弯曲,梅花点点,画面空灵、雅致。从那时起我才知道,象山古代的朱漆描金盘子是非常漂亮的。

旧时,朱漆描金盘子浙江各地都有,但风格不同,各放异彩,比如:台州的盘子,画骑马打仗的多,连小脚女人都会武功;丽水的盘子,画动物、花鸟虫草的多;绍兴和宁波老城区的盘子,素红的多。以上盘子的式样大都低足,盘面以圆、方为主。最漂亮的要数象山的盘子,它式样多、朱漆厚、金色亮、画工美,虽是民俗之物,但可登大雅之堂。

朱漆描金盘子要漂亮,首先,型要好。这些素盘都出自箍桶匠之手。箍桶匠跟漆匠、篾匠一样,术业有专攻。象山的箍桶匠在浙东地区很有名气,他们想象力丰富,做工密丝合缝。象山素盘式样繁多,方、圆、树叶形、石榴形、低足、高足,不一而足,盘面直径在15厘米至30厘米之间,盘子都是用铜丝箍扎的。最让人瞩目的要数高足花口型,其又分菊花口、菱花口、海棠花口等,远看就像姿态各异盛开的花朵。若以花瓣数分,有五出(瓣)花口、六出花口、八出花口和十出花口等等。高足花口盘子为象山所独有,造型复杂,这门技艺今天几已失传。

素盘完成后,接下去就是漆匠的活了,漆匠既要擦漆,又要会画画,象山许多漆匠本身就是优秀的民间画师。“十里红妆”收藏家何晓道先生著《江南内房家具绘画》一书,其中许多描金插画就出自象山画师之手,极为生动、绚烂。这些插画和象山朱漆描金盘子应为同时代作品,同工异曲而已。象山朱漆描金盘子的描金绘画,题材非常广泛,涵盖了历史故事、神话传说和经典戏曲桥段,《三国演义》《水浒传》《西厢记》《荆钗记》《封神榜》等作品的人物故事,八仙过海、和合二仙、罗汉戏蟾、郭子仪拜寿、米芾拜石、王羲之爱兰、陶渊明爱菊、周敦颐爱莲、林和靖爱梅等民间传说、文人雅事,以及狮子、龙凤、鹿、鹤、蝠、鱼、花卉、虫草、瓜果等,都是常见的表现内容。

象山漆匠在朱红底面上先用生漆勾描出上述图案,然后根据图案贴上真金,用黑漆在金面上画出人、动物、花卉和其他器物的一些细节,完成以上工序后,一件精美的朱漆描金盘子就出现在你面前了。

朱漆描金盘子,旧时基本上为大户人家所拥有,因为打造它们的朱砂和黄金极为昂贵。民间有谚云:“一两黄金三两朱砂”,朱砂还有安神定心避邪之功效。制作朱漆用的朱砂,要反复碾磨至细粉,还要进行吹砂:将磨细的朱砂放在纸上,用空心竹管吹,将最细的吹起,集中于一侧,吹不走的再碾磨,直至能吹动。朱砂和生漆调和后叫朱漆。薄如蝉翼的金箔,则靠锻打,一块厚厚的金,锻工可以锻打成薄如蝉翼。因金箔极轻薄,工匠贴金箔时要屏住呼吸,防止因呼吸让金箔飞走。

由于朱漆描金盘子的金贵,旧时通常三个场合才能拿出来使用。结婚大典时,中堂的条案上一般会放五只高足花口盘子,盛上五谷,寓意五谷丰登,五福临门,吉祥如意。中堂、内厢房和院子的八仙桌上放上各式盘子,盛放花生、瓜子、桂圆、糖果等物品,寓意“早生贵子”“夫妻甜美”等。祭祀时,这些朱漆描金盘子象山人叫祭盘,以示对上苍和祖先的敬重和缅怀,盘子上放猪头、鱼、豆制品、瓜果等祭祀用品。再是,中秋、春节等节日以及贵客来访时拿出来使用。

我对象山朱漆描金盘情有独钟。上世纪90年代末曾去象山农村“跑地皮”,寻觅盘子,那时候只要你脚头奔到,几乎不会空手回来。有次到黄避岙古村,在一户人家,我就买到成套清代14只盘子,6只高足花口圆盘,8只低足圆盘。高足的盘子描金绘着婴戏图,有放鞭炮的,有放风筝的,童趣十足。8只低足盘,4只描金绘花鸟,4只描金绘戏剧人物。其中有只盘子令我印象深刻,画的是昆剧《牡丹亭》中杜丽娘梦里和柳梦海相会的故事,两人相依相偎,如胶似漆,左上方题有诗句“不到园林,怎知春色如许”。这等好盘子在早年也属凤毛麟角。

象山沿海,渔村多,为什么会出现这么漂亮的清代盘子?当地“十里红妆”家具的朱漆和描金图也很漂亮,我百思不得其解。或许是象山渔民经济收入好,或许象山有这门民间艺术的良好传承,其实这解释只是一家之言,有待进一步研究。

象山古代朱漆描金盘子,如今已成为民俗收藏家和有关博物馆争相收藏的器物,每只价格通常上千元,品质精美的,早已逾万元。自然,这些盘子的赏玩功能,已远远超过其实用性。

象山清代朱漆描金高足花口盘(应敏明 供图)

Produced By 大汉网络 大汉版通发布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