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要闻动态>精彩专题>生态宁波

保护古树名木 延续浓浓乡愁

发布时间:2022-05-31 09:30浏览次数: 信息来源: 宁波日报

最近,鄞州区堇山小学附近的一棵濒危古槐树经过专家的救治,陆续冒出健康饱满的嫩芽,重新焕发生机。

据悉,这棵古槐树自明代起就在这片土地上扎根,无论世事如何变迁,它都守护着这片滋养它的土地。去年,人们发现这棵500年的古树生病了。市园林绿化中心专家前往现场查看垂危古槐树的现状,分析出其生病的原因:古树处于马路边的低洼地带,周围有铁质栏杆保护,生长空间受限;古树保护区域内除了有古树之外还有茂盛的竹子生长,与古树形成强烈的营养竞争关系。此外,这棵古槐树原来病虫害比较严重,导致它大部分的树干发生了腐烂。

在查看现场后,市园林绿化中心专家马上和鄞州区综合行政执法局沟通对接,制定复壮方案,让堇山小学的老槐树健康“回春”。工作人员通过清理古树周围的杂灌等植物、树体清腐、杀虫杀菌、根系处理、树体输液、跟踪回访一系列专业的复壮流程,成功地让古槐树焕发生机,继续陪伴着这片土地。

这是我市积极开展古树名木保护的一个典型事例。

据了解,古树是指树龄在100年以上的树木,名木是指具有重要历史、文化、景观与科学价值和具有重要纪念意义的树木。根据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提供的信息,我市现有挂牌古树名木6000多棵,宁海县数量最多;树种主要有樟树、枫香、枫杨、银杏、女贞、榧树等。

加强古树名木保护,不但是构建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德善之举”,也是赓续宁波绿色文脉,留住甬城乡愁的重要举措。

从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获悉,去年以来,我市开展了古树名木保护“回头看”工作,全面排查挂牌古树名木保护情况,同时积极挖掘后备资源;依托“在宁波一起云植树”小程序古树名木认管模块,开展“千人百树”古树认管活动,倡导全民参与古树名木保护,目前已有近400名市民认管古树名木59棵,今年植树节期间在东鼓道开展“关注森林 关爱古树”主题展。今年将依托现有古树群资源,建设好海曙毛镬、象山杨蓬岙两处古树公园,在保护优先的前提下,引导市民走近古树,提升市民群众的幸福感和获得感。

市绿化园林中心相关人士介绍,近几年,各园林部门根据古树名木保护管理办法,不定期对辖区内的古树名木进行检查,发现异常情况,及时采取相关措施;根据古树名木的地理分布情况,落实养护措施,核实相应责任单位;定期开展古树病虫害防治、古树复壮等日常养护管理;同时,不少个人参与古树的保护,如七塔寺内的古树每年都被认管认养。

智慧化赋能古树名木保护

通过走访相关部门了解到,就保护现状而言,目前我市存在一些不足和需要补齐的短板。

一是全社会存在着对古树名木认识不充分、保护意识不强;二是部分古树分布在偏远山区,基层巡护费时费力,难度较大,巡护手段不足;三是在村容村貌整治过程中,个别地方存在土地硬化过度的现象,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古树名木的保护。

专家认为,部分古树由于树龄、环境等因素,长势衰弱、抗逆能力差,对古树生长造成了很大的影响。同时,管养、执法难度加大。随着城镇化建设的不断加快,中心城区城中村改造建设也不断推进,部分古树由于处于旧村或者厂房内,随时面临拆迁改造等问题,加上周边环境复杂,生长空间有限,导致其陷入管养两难的境地。

此外,古树养护技术性较高,技术能力有待提高。古树名木保护是一项技术性很强的工作,涉及多门学科,需要有坚实的理论基础、丰富的实战经验、大量的成功案例、专业的技术团队、先进的检测仪器、专用的养护品以及有一颗爱古树名木的心。但我市缺乏专业的古树养护团队,在古树养护技术上需要进一步提高。

针对上述问题,各地积极探索,努力弥补短板:

海曙加强专项修复。茅镬是藏于四明山深处的一个小村落,已有400余年历史,村落因古树而闻名,有着“浙东古树村”的美誉。茅镬村内自然资源丰富,列入保护范围的就有96棵古树名木,宁波市十佳古树名木——树高52米、胸径达1.31米、树龄逾900多岁的“金钱松之王”就在其中。去年,市资规局海曙分局启动茅镬古树群修复工作,投资28万元,对其中的47棵古树进行了复壮、修复等工作。

宁海县推进智慧管理,实行动态监测。进一步加强古树名木管理,每个乡镇(街道)管理人员拥有浙江省古树名木监管平台账号,平台都有本乡镇范围内的古树信息,做到定期维护更新,实施规范化、动态化管理,以便及时做好保护建设。对于已经开展建设的古树名木,进行跟踪管理,强化保护建设成果。

值得一提的是,为加大对古树名木保护力度,象山县在全市首创“林长制+古树保险”护林新机制。一方面落实古树管护责任。在全县林长制框架下,按照“分级负责、属地管理”的原则对所有古树名木落实具体管护单位或管护人员。目前该县已建立职责明确、监管有力、责任到人的古树名木保护网格,全面落实“一树一策”。另一方面购买古树综合保险。在保险期内,保险公司将对因意外致害、气象灾害、病虫害等事故造成树木需要保护救治的情况进行赔偿,同时对上述原因导致第三者人身伤亡和财产损失的情况进行赔偿。

“今年我们为全县335棵在册古树名木购买了综合保险,在册古树名木保险覆盖率达100%;自4月12日起保以来,已从保险公司获得赔偿款16910元,用于古树名木的保护工作。”象山县自然资源和规划局相关负责人表示。

延续乡愁任重道远

古树名木是一座城市的历史见证,是文化的载体,承载着魂牵梦萦的乡愁记忆。同时,它的年轮又无声地记载着古水文、古地理、古植被的变迁。因此,我市建成区古树名木保护工作任重而道远,需要赓续前行。当前,应根据《浙江省古树名木保护办法》,继续开展古树常态化管理,加强对古树养护责任主体的落实:

加大古树名木保护修复支持力度。积极筹措资金,以项目化方式实施古树名木修复,巡查保护、古树公园建设、后备资源调查认定等工作,坚持抢救复壮与日常管护并重,并采取“一树一策”保护措施,对濒危的古树名木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尽力进行抢救。长势衰弱的古树名木,通过地上环境综合治理、地下土壤改良、有害生物防治、树洞防腐修补、树体支撑加固等措施,有步骤、有计划地开展复壮工作,逐步恢复其长势,做到“一树一档”,促进古树名木健康生长。

使古树名木保护有法必依。有关部门应进一步增强责任意识,不断完善和强化对古树名木的保护,充分考虑到古树名木的保护要求更甚于一般的绿化,应把防范关口前移,少一点古树名木被砍后的“严肃处理”,多一点被砍前的“有效保护”。破坏古树名木的行为一旦发生,执法部门必须亮出法律之剑。只有执法到位,让古树名木的法律“护身符”具有强大的威慑力,才能真正保护好古树名木。

加强后备资源发掘。古树后备资源是下一代人的古树资源,加强宣传和发掘,积极将后备资源纳入储备,使得古树名木资源不断做大。

部分宁波“树王”介绍

(象山县资规局供图)

象山东陈乡古樟。位于象山县东陈乡樟岙村,树龄1215年,树高23米,冠幅平均18米。这棵古树被誉为村民心中的“树神”。

(宁海县资规局供图)

宁海前童镇古樟。地处宁海县前童古镇竹林村七圣自然村村中央,树龄已有1075年,树高18米,胸围15米,树体中空,可容纳10多人,昔日常有村民在此避暑纳凉。2015年该树被评为浙江省最美古树,浙江“十大树王”,同时也是浙江省“最粗”古树。

(鄞州区委宣传部供图)

鄞州东吴镇宰相银杏。位于鄞州东吴镇东村,据传为南宋名相史浩所栽,树高约15米,树围6.4米,树冠直径近18米,主干粗得需7人合抱,相传有800多年的树龄,它是鄞州区目前树龄最长的古银杏。

(市资规局供图)

海曙章水镇茅镬金钱松。位于海曙区章水镇茅镬古树群,这棵金钱松树龄逾千年,是宁波市“十佳”古树名木之一,被称为“中华第一松”。树前的石碑上刻着:金松参天,宁波十佳古树名木,单株蓄积量为全国之最。

相关链接:今年全省古树名木保护重点划定

为贯彻落实全省数字化改革推进大会精神,进一步明确古树名木保护工作思路,近日,省林学会古树名木专委会在杭州植物园召开了浙江省古树名木保护工作研讨会,省森防总站、杭州植物园等相关专家学者参加。

会议重点介绍了浙江古树名木应用场景迭代升级的模块分布、功能要素、数据采集等,对场景应用中古树名木资源分布、认养管理、特色文化等进行说明,就场景建设的页面布局、模块设置、应用内容提出了意见建议。会议还介绍了《浙江省古树名木文化公园建设技术规范》编制进展和“浙江古树万里行”活动前期筹备情况。

就下一步我省古树名木保护重点工作,会议提出,要加快完善古树名木应用场景的架构建设,加强与“数字林业”共享衔接。要加快修改完善《浙江省古树名木文化公园建设技术规范》,将“浙江古树名木保护万里行”列为今年专委会的重点工作之一,为古树文化公园建设、古树名木保护,提供现场技术咨询、技术培训和科普教育等服务。